昕爷爱长腿叔叔

me

总有人能轻飘飘一句话就否认你的所有

天塌下来都不会和你们说了 让我自己安静地被砸死吧

从来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多的绝望

突然梦见了很久以前喜欢过的一个人。也是目前为止我唯一认认真真喜欢过的人。很微妙也很莫名的一个梦。居然梦见他喜欢我2333回来追求我。具体梦境很模糊了。但隐隐约约记得我的纠结与徘徊。最后毫不犹豫地拒绝,还很认真地跟阿静说我不喜欢他了。掐指一算,五六年了吧。偶尔梦见,除了一时感慨,什么都没有了。

阿静选了保养一个月的美貌hhh然后狗带了哈哈哈

有时候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什么毛病吧。别人觉得难的事觉得其实还好,也能完成得不错。但别人觉得轻而易举的事情我却总是做不好。还因为那些事把生活变得一团糟。这两年,总是很多次感到绝望。觉得就要完蛋了吧。不可能再有将来了吧。我究竟在大学做成过什么呢?说放弃不难也难。崩溃了想哭却不敢哭。因为要坚强啊。因为雅思还没复习完啊。我能怎么办呢?不敢想象真的出去之后要怎么活下去。但又在努力地准备申请。未来怎么样,谁知道呢。

多幸运 有一片自留地

line的狂热爱好者 没抢到lamy和line的合作款是本年度最遗憾的事之一了

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过程。起初很喜欢把什么忧与愁、喜与乐全都摆在公共的平台上,而不是像大多数人一样向某个亲密的人倾述。当然,我也是会有倾述的需求,但向某个人倾述对于我来说总是有些难为情,所以我就把这些情感一骨碌向所有人吐出来,无所谓什么安慰、嘲讽或幸灾乐祸的评价。后来好像是慢慢长大,喜欢或者说是学会了向特定的人倾述。但其实更多时候是缩在自己的小角落慢慢消化。何苦让别人为自己的烦恼费心呢。